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琉璃光

 
 
 

日志

 
 

Visible World 可见的世界  

2011-11-15 20:08:38|  分类: 唱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一直在听这张爵士乐,ECM1996录音,编号是1585,名为:可见的世界,是我几十张ECM碟中,最喜欢听的一张。

封面:

Visible World 可见的世界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的碟,向来很少打折,贵和录音一流是她的特点,原与香港信昌洽谈过,叫他以批发价卖给我几乎所有的店里有的ECM碟,最后他还是不同意,只能打9折,折后也需110元每张,只好买少量较出名的ECM碟,先听听。

这张碟,第一首Red Wind和最后一首Evening Land,我特别钟情;

Visible World 可见的世界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Visible World 可见的世界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这张专缉是1996年,Jan Garbarek再度回到他熟悉的苦寒国度,与以《拉普人之歌》轰动世界的挪威萨米(Sami)原住民艺人玛莉·波依娜录下新作《可见的世界》(Visible World);

Jan Garbarek的萨克斯风,模仿海风、水鸟……

与玛莉·波依娜野性的嗓音,仿佛在北欧冰冷的峡谷间飘荡:

唯有北欧清冷的冰谷,才是Jan Garbarek高亢萨克斯风最佳栖身之所。

听这首“Evening Land”中的人声,有一种原始的野性,直接震撼着我的心,令人难以抗拒,像是在呐喊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平寒的生活,她的声音有一种挣扎又带激情,萨克斯风和鼓,一个高音,一个低音,加上人声,似梦境,也似实景,可见又不可见……

 

Visible World 可见的世界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音乐,是一种业余爱好,量力而行;

也恭喜金耳朵邱兄,迎娶了801和关氏K211M,更上一层楼,把录音室专用的监听箱搬回家,由于是金耳朵,要求也高,用大箱,小音量下听听,声音是比较全面,等我以后有条件时,我也搬套大型的真力监听箱回家,听听专业领域的声音表现,与民用级别还是有较大差异。

欣赏音乐,心情也很重要;

喜欢中国传统音乐,不忘本,特别爱古琴,还有京、越剧等民族音乐,之余,听听较严肃的古典音乐,研究研究,再听听即兴的爵士乐,什么都听,只要符合自己的口味,让音乐成为生活的一部份,不给生活增加烦恼,只给生活增添乐趣,陶冶情操,丰富精神生活,活到老,学到老,让音乐快乐陪伴我一生……

 本张CD中的Jan Garbarek的照片:

Visible World 可见的世界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以下是网上下载资料:
  自七十年代起,就被公认是当今欧洲爵士乐的领导人之一的挪威籍乐手杨葛巴瑞克(Jan Garbarek),一踏入乐坛,就开始尝试将萨克斯风的传统音色个性颠覆,寻求另外的发声音调与运用方式。
  葛巴瑞克曾多次表示:「萨克斯风是种很神妙的乐器!」,以爵士乐器地位而言,它的地位宛如中国武侠小说中对「剑」的形容:「百兵之首」,如同古典乐领域的小提琴正是该领域的「百器之首」。但在六十年代选择萨克斯风作为主攻,反而加重了乐手的心理负担,因为正如各种技艺颠仆不变的共同定理:「易懂者难精;擅者众而难出类拔萃。」,

在爵士乐器中,萨克斯风是演奏高人、鬼才、大师最多的一种乐器,说葛巴瑞克聪明也好,避重就轻也好,他吹奏高音萨克斯风(Soprano)的方法从一九六九年第一张在美国发行的录音作品起,就「不正常」。他全力避开萨克斯风那种铜管乐器会产生「摩擦热度」的部分,只贴近尖细的高音,再舍弃传统美国爵士「急骤」的即兴桥段,刻意尽可能延长尾音,这种拉长音符间距的吹奏方式,有点类似迈尔斯戴维士的「酷」派缓慢吹法,却因为旋律基调冷得多,而被著名美国乐评朗文恩(Ron Wynn)称为「冰调」(Icy Tone)。
    单是吹奏风格还不足以令整体爵士界对葛巴瑞克刮目相看,葛巴瑞克进一步采集了他祖国挪威与邻近北欧国家如瑞典等地区的民谣与民俗音乐,加以改编、分解,进而融入他自己的演奏中,从他作品的风格变化能够明显地看出葛巴瑞克的持续尝试;一开始葛巴瑞克还或多或少在录音作品中,选择若干前人演绎过的爵士标准曲目,渗入个人风格吹奏,到了一九七二年的作品,连一向激赏他的乐评朗 文恩(Ron Wynn)都开始不禁表示怀疑:「葛巴瑞克的兴趣明显地从与各种爵士音乐元素的结合转向,在他作品中再也听不到任何"爵士"味,取而代之的是地方民俗音乐甚至於电子实验音乐。」,

这个说法在形式上并没有说错,葛巴瑞克的确开始大力抛开美国爵士传统,但是这并不意味葛巴瑞克创作或演奏的音乐不是爵士乐,如果依「如何即兴」来定义是否该归类到爵士乐,那么其实他仍然没有完全脱离美国爵士主流传统,也就是依和弦即兴的基本路径,只是所用的素材令美国乐界更陌生了。
  葛巴瑞克大胆的方向与陌生的素材组合都令「本位主义」盛行的美国乐评界感到畏惧:因为他们知道:当爵士革命导师迈尔斯 戴维士领导的七○年代融合乐革命向摇滚乐靠拢,并造成潮流与跟风时,同时也意味著美国本土的爵士乐发展与创造力的衰退。葛巴瑞克所代表的正是欧陆更自由、更刺激、更具包容性的即兴音乐新潮流,当这十年的分水岭过後,爵士霸权的转移将无可避免。
  这位曾被欧洲即兴音乐杂志喻为「北欧峡谷之风」的高音萨克斯风手,在七十到八十年代这二十年间,几乎成为挪威的「音乐民族英雄」,他漠视美国主流爵士乐媒体如《纽奥良邮报》嘲笑他即兴吹奏北欧民族牧歌像「羊叫」、「没有文化的牧童」等谩骂,用萨克斯风作出更多极地动物或气候的异声。他录制的作品包罗万象:与民谣歌手合作人声与萨克斯风的互动即兴、与也在音乐文化上争取独立的波罗的海三小国现代音乐作曲家合作、替喧嚣的电吉他实验音乐伴奏与切分音等等,实在令聆听者大开「耳」界。
  但当葛巴瑞克在美国乐评心目中似乎再创新也不足为奇时,他一九九二年与「希拉德吟唱班」(Hillard Ensemble)推出了震动世界古典乐界的作品《Officium》;这张作品的曲目全都是古老的葛利果圣歌,「希拉德吟唱班」也以处理古乐的严谨态度依谱忠实呈现,但葛巴利克的表现大出人意表,他彷佛天籁的高音萨克斯风穿插在葛利果圣歌吟唱的段落间隙间,肆无忌惮地以他认为合宜的音符即兴表达对神明的崇敬。这张录音从欧洲引起热潮燃烧到美洲大陆,成为少见的雄踞美国《告示牌》古典榜单前茅的「非传统古乐」。

  评论这张
 
阅读(101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