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無極

 
 
 

日志

 
 

ECM唱片封套  

2011-05-10 20:15:56|  分类: 唱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香港信昌拿了一本ECM的2009/10的Catalogue,共132页的唱片目录,我常拿出来翻阅,主要是欣赏其中的图片,基本上都是黑白照片,对于我喜欢摄影的人来说,越看越有味道;

有取自大自然的风景、人物特写、虚化的动态事物、抽象的......

强烈的黑白对比,简约、自然、冷静......

把唱片封面设计的如此有口味,如此讲究整体视觉包装的爵士厂家,极少见的唱片厂家;

ECM唱片封套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GRD3拍摄)

ECM唱片封套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套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套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套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套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套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光与阴,黑与白,大气,下面这张照片我很喜欢: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下面这张我也很喜欢: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详细的目录介绍:

ECM唱片封面的视觉冲击 - 树袋熊 - 考拉的田园交响曲

 听朋友I讲,ECM1200编号前的碟片,都是Manfred Eicher亲自把关,可放心买;

大把时间,慢慢去收一些早期编号的录音;

更多ECM的图片,可在“音乐净土”相册中查看;

下次再去香港信昌,买ECM也要看其封面的图片是否够吸引...... 

以下是网上下载整理资料:

ECM出品的唱片封套很好地展现了欧洲当代美学:严肃简朴而略带神秘的美感,梦境般美丽的黑白照片透露着当代简约主义。

透过唱片封套的平面设计,ECM一直主张视觉和声音与欧洲当代音乐美学的完美结合。
       Eicher否认他有意识地利用唱片封套去创立ECM的形象,“我从来没有考虑过ECM的视觉本质。我所表现给人们的,无论是音乐还是唱片封套的视觉艺术,都只是我内心的一种反思。用一种完全或不完全的手法,一张无人荒芜的风景画,一张谜一般美丽的风景画去表现出来。”
        Eicher更多的是考虑唱片包装设计与内里音乐的风格统一。作为一名制作人,他监制的作品风格大多是清澈透明的,就像北欧的气候,连唱片封套都如同其音乐一样清澈透明的。

“这是我们唱片的一种个性……图片给人们的第一信息:像谜一般神秘的、不可思议的、黑暗的或是寒冷的,都可以告诉你关于这张唱片的音乐,我就是希望让人们在对乐手不了解的情况下,透过唱片的封套去找到关于这位乐手的信息,如果人们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达到了目的了。”Eicher如是说。


       ECM成立刚开始的时候的设计师是Barbara Wojirsch。在1978年,摄影师及设计师Dieter Rehm也加入了ECM。
       Wojirsch原来修读的专业是美术教育,但当她接触到世界上众多的优秀画家的时候,毅然放弃美术事业而投身到广告行业中去。不过她也很快明白到:“我不能告诉别人这不是真的……”当Eicher建立ECM后,她发现这是个很大很自由的创作空间,于是毫不犹豫地加入了ECM的行列当中去。


        除了挑选图片或照片作为唱片封套设计的素材外,Wojirsch有时也会用一些象形文字、古文字或写得潦草的文字、符号作为封套设计的素材,这方面的代表作品有Keith Jarrett的“The Cure”,Jan Garbarek的“I Took up the Runes”和Anouar Brahem的“Conte de l’incroyable”等。在Dave Holland的“Extensions”设计中,她又重新拾起她曾放下的画笔,画出了她自己的作品。Wojirsch的设计也受艺术家Jasper Johns和Cy Twombly的影响。例如:Jan Garbarek的“Aftenland”和Lester Bowie的“All the Magic”都使用了Johns那种印刷字体的设计手法。从Pat Metheny的“Rejoicing”中也可以看到她从Twombly的密纹式素描图画中得到灵感。


        Dieter Rehm从学校毕业就加盟了ECM,他是位摄影师,凭借着一张照片得到Eicher的赏识,照片是蓝蓝的天空远处有长长的云雾的痕迹,那是一张典型的ECM封套照片。加入ECM后他就可以在这个自由的空间中进行创作和摄影。Rehm喜欢摄影,他在一个能协助他找到一些适合ECM主题的景物的小组中工作,这样他能找到一些荒凉而美丽的景物进行拍摄。小组成员还有匈牙利人Gabor Attalai、瑞士人Christian Vogt和Jim Bengston。Eicher就曾高度赞扬Jim Bengston的黑白照片很适合ECM的风格。


        和厂牌旗下乐手创作音乐一样,很多时候Wojirsch和Rehm都是在不受任何管束的情况下完成他们的设计任务。当然也有例外:贝司手Eberhard Weber坚持用他太太的新古典美术作品来做他的唱片封套;爱沙尼亚作曲家Arvo Part也曾劝说Wojirsch不用她自己的设计,改用另外的作品来当作他的专辑“Miserere”的唱片封套……当然这些特殊要求也只是极少数的。


        除了唱片封套设计渗着美学原理之外,ECM也一反唱片工业当中使用有过分光亮的纸质的传统。在唱片封套及内页皆用上了返朴归真的纸质。Keith Jarrett的两张专辑“Sun Bear Concerts”与“Vienna Concert”就是这样子的。


       近年来,ECM的唱片大量地使用风景照片作唱片的封套,绝大部分的照片都是无人的、黑白的。唯美得纯粹,简约得纯朴。


       ECM的唱片封套就是这样,既是一个黑白照片的展览,也是一个现代艺术的展示。虽说不上所有的作品都是精品,但总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算是只看一眼都会马上爱上这些唱片封套。当你用耳朵去听ECM的音乐的时候,拿起CD盒仔细端详,你看见它的声音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133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